曹操下令将分布于东、南、北三面的重型石炮车全都集中于渤海城南面,同时调集所有精锐汇聚于南城外,准备集中全力从这个方向撕碎赵云的防御。

赵云站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门楼旁边眺望着城外,此刻太阳才刚刚出现,城外便是一片兵马喧嚣大军云集的恢弘场面了。

很显然,曹操正在调集重兵,庞大的兵力还未发起进攻,就已经让赵云以及所有的刘闲军官兵感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。

那就好像是站在即将喷发的火山之前,又好像是站在黑云压顶劲风呼啸的荒野之上,每个人都非常清楚,曹军准备倾尽全力孤注一掷了!

赵云给东、西、南三面留下最基本的防御力量,将能够调集的所有力量全都调到了南线,准备迎接对手这势若山崩雷霆势在必得的一击!

能否抵挡得住,赵云等人的心中完全没有底,不过战争已经打到了这个地步,赵云等人只觉得,无论如何也必须抵挡住!

若能挡住,则这场大战,己方就赢了;反之,曹军便由此一举翻盘,那时,不仅主公在兖州的胜利将付之东流,就连整个冀州也将失守。

可以说,眼前这即将到来的一场恶战,对于整个战争的结局至关重要。

赵云等人静静地等待着,然而曹军却迟迟没有进攻,刚才那种大军云集的紧张气氛似乎突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?城外竟然变得安静了下来?

赵云等人只感到莫名其妙,赵云担心对手会突袭其它方向,立刻分兵支援东、西、北三面以防不测,与此同时还加派斥候探查对手的动静。

时间到了中午,出任意料的情报传来了,一名斥候急声向赵云禀报道:“启禀将军,曹彰所部已经匆忙北撤了!所有带不走的石炮车等武器以及物资都被他们焚毁了!”

赵云等人大感诧异,不禁抬头朝北方看去,果然看见北城门外烟焰冲天将半边天空映照得如同染血了一般,显然是曹军正在焚毁大批辎重物资造成的景象。

随即,又有斥候赶来报告:“启禀将军,曹操正拔营南撤,骑兵部队已经奔出数十里了!”

赵云等人这时也看见城外曹军营寨一片忙碌的景象,大军有条不紊开出大营,

负责断后的部队则在最后放火烧毁营寨和带不走的辎重物资,烈火很快蔓延开,将一座规模浩大的营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地狱。

高览难以置信地道:“曹操怎么突然撤退了?”随即怀疑道:“不会是曹操的阴谋吧?想要诱使我们出城追击,然后一举打垮我们!”

赵云摇了摇头,道:“应该不是。或许曹操准备了后手,但他绝不是假装撤退。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放火焚烧自己的营寨。”

沮授点头道:“子龙将军所言极是!曹操应该是真的撤退了!我估计,一定是主公又有什么动作出乎了曹操的预料,这才迫使曹操临时决定放弃而撤军了!”

吕翔不禁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不如立刻出击,也好出一出被曹军围困了这许久的一口恶气!”

曹操骑着他的坐骑,行进在大军中间,眼神看着前方,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似的。

后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,夏侯惇从后面赶了上来,直到曹操身边才勒住马与曹操并辔而行,抱拳道:“主公,赵云没有出击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