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轰!

地坛爆震,法像震裂。

“本尊封禁万载,受尽折磨,难得脱身,尔等休想挡道!”凶魔暴怒。

轰!

滔天魔气,化作万道魔龙,咆哮攻击。

一波连着一波,势若奔雷,带来强烈的冲击感。

“凶魔!此乃地府,容不得你放肆!”

“十殿阎王在此,你毫无翻身的机会!”

“你若乖乖受罚,只待刑满,自可轮回转生!可你若是冥顽不灵,休怪我等无情!”

……

众殿阎王怒斥。

“十殿阎王?哈哈!真是笑话,除了地藏王,本尊谁也没放在眼里!”凶魔沉怒道:“就凭你们这些残兵败将,也敢逼本尊就范,真是不自量力!”

话毕!

凶魔攻势加剧,狂猛暴击。

阎罗王法身不稳,难以维续十殿阎王之力。

而各殿阎王,更是皆有伤损,形势依旧不利。

“秦广兄,我等法像重损,纵能集全十殿阎王之力,也是于事无补!”

“若非阎罗蛊惑我等召唤六道天书,我等也不会陷入如此窘境!”

“危机当前,眼下不是追责的时候,我等必须齐心协力,封禁凶魔!”

“凶魔来势汹汹,单凭我等现时之力,根本难以压制!唯今之计,只有地藏王出山,方可解地府之难!”

……

十殿阎王,苦苦施压。

奈何凶魔威力太盛,地坛法像阵界,已是岌岌可危。

更要命的是,十殿阎王的法力都在飞速流失,而凶魔的气势却越来越盛。

持久恶战,必败无疑。

轰!

又是一波,地坛阵界暴动,劣迹斑斑。

“恩!”

众殿阎王,形神激震,法力恶损。

尤其是阎罗王,远不及全盛时期,更是法身不稳。

凶魔见状,逞威大笑:“哈哈!十殿阎王,就只有这点能耐吗?依本尊看,你们也不必死撑面子,现在只有请你们地藏王出山方可与本尊一战,你们这些废物还是滚一边去!”

激将法!

凶魔自然忌惮地藏王,所以只能对十殿阎王使激将法。

果然,十殿阎王恼怒成羞。

“好你个狂徒,竟敢羞辱我等!”

“今日若不将你形神俱灭,我就舍了阎王头衔!”

“我们十殿阎王,掌控六道亡魂,生死轮回秩序,又岂是你这亡魂恶魔所能冒犯!”

……

众殿阎王震怒,牵动各自法像,施加法印威能。

的确,若非开启六道天书,损耗法力。

若非阎罗王迟迟而来,否则以十殿阎王之力,对付凶魔完全绰绰有余。

可惜,终究没有如果。

阎罗王形神震颤,法身不稳。

而且经过林凡的神韵造化,阎罗王早已不是单纯的阴体法力。

当法力受损,阎罗王就难以稳续十殿阎王之力。

突然!

自阎罗王体内而出,一股有违于阎王法力的力量,顺着十殿阎王法印阵界流转。

“恩?这是什么力量?”

“不好!十殿阎王法印似乎受到了反噬!”

“可恶!是谁在搞鬼!”

秦广王等众,下意识目光转向阎罗王。

不见还好,乍得一见,可把各殿阎王给惊住了。

是的!

阎罗王受损巨重,难以维续法身。

这不,又变成一个帅气小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