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承旭几乎是原模原样地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
只是在房间内时间停留得比较久而已。

他下了楼,一眼便瞧见自己的生意合作伙伴李立成在楼下停着车,红色的,标志显眼又张扬。

“来了?”李立成见他打开车门,身上的气息几乎已经散了个干净,顿时摇摇头,“这样真的好吗?把新婚的omega妻子独自留在屋子里。谈工作的事什么时候做都可以吧。”

“嗯。”顾承旭淡淡地应了声,只是语气里有那么一丝不耐烦,“开你的车。”

轻轻一笑,李立成发动了车子。此时凌晨三四点的模样,一辆崭新的红色车子一溜烟地开走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慕白直到中午才从房门内走出来。客厅铺着地毯,叫他即使光着脚也感觉不到冷。

他身上的痕迹还一点消下去的迹象都没有。

这栋房子没有任何他之外的人来过的迹象。就好像是一个临时休息所,里面住着他,顾承旭把他安放在这里,闲暇时来歇一歇。

他口干,从橱柜里找出一个崭新的杯子洗干净了,然后接了一杯水打算喝下去,结果手腕突地发麻,杯子坠落在地上,四分五裂。

电话嗡嗡地响了。

慕白以为是顾承旭来问候他的,一接电话,眉眼中的期待立刻便消失无形。

“喂?”他接了电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