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之后,顾承旭好像对他的身体没那么大兴趣了。

偶尔叫他过来,却不强迫他做过分的事情,像加班秘书一样使唤着他。

不过若是出了什么事,第二天他的下巴就会变得很酸,喝水的时候牙齿都可能碰到杯子,吃饭也变得慢吞吞的。

慕白想了很久才想到,或许顾承旭的心始终在许晴柔那里,对他的身体也没什么兴趣,于是就把还债内容改为奴役了。

一天上司突然宣布,楼下的餐厅改建成员工食堂。

请的都是大厨,只是做的菜都类似开水白菜,吃到嘴里寡淡无味,众人苦不堪言。

只是,慕白总能挑出合他口味的饭菜。

这天手一晃,在面里倒多了醋,想了半天,他还是端走了。

夹了两筷,腹部突然涌起强烈的不适来,脑袋像重重地旋转,回过神来,他已经磕倒在餐桌上,还有筷子落地清脆的声音吓来了一众同事。

“……我没事。”他忍住一股一股涌上来的眩晕,朝着同事歉意地笑了一下,“大概是吃坏了肚子。”

众人呼出一口气,“要注意身体啊。”

慕白点头称好,看着那份散着热气的面犹豫了许久,才走向窗口又要了一份米饭。

晚上换抑制贴的时候,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信息素的变化,又说不上来是哪种变化。

似乎……有些发甜。

听说被标记的omega一般很少和自己的alpha分开。至少没有他这样,自标记后完全没受过alpha信息素安抚的。

慕白把这次身体的不适归结为以上原因,自行去药店买了点调节信息素的药。

隔天,他在洗手间又把午饭呕吐出来,一步一步挪回办公位。

慕白的脸苍白得没有血色,嘴唇也发白,整个人摇摇欲坠的,刘姐看在眼里,问他要不要提前下班。

他摇摇头,坚持把工作做完了。

在临下班的点,顾承旭的消息发来。叫他一会儿等一下他。

去顾承旭那里?不适感已经缓解,慕白又不想欠他人情,手指敲了敲,最终打下一个好。

对方没叫他等多久,下班后五分钟就坐上了车。

后视镜里看见顾承旭略为冷淡的神情,他听见对方的声音:“去医院。”

去看望顾母。

新婚后他隔日就会给顾母打电话,每次通话的时间都不长,原因是对方身体实在欠佳。

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开车的人微皱起的眉,直觉上,他感觉顾承旭心情很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