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坤真的被气笑了,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姑娘。

“虽然不是你杀的,但老夫觉得跟你脱不了关系,弄清楚再说!”赵坤转头又问宫长羽。

“宫少,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?杀死四儿的若也是一个美丽女人,这个地方为何会出现两个美丽女人?这两人要没关系,老夫还真不相信。”

风云菱挑挑眉,这老头还真的聪明,确实猜对了。

宫长羽立刻把凤姬如何杀死两人,让他重伤的事情说了。

风云菱听到果然是宝莲灯的威力,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,那此刻凤姬躲在宝莲灯的空间里恢复灵气已经是肯定的事情。

那她就暂时不能离开这里了。

“那盏灯这么厉害?”赵坤也是听得心惊胆颤。

宫长羽点点头道:“嗯,很厉害,应该是一件神兵,那女人没死,不过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但她已经知道四少是赵家人。”

“什么!”赵坤这下老脸都有点调色盘的样子了。

“不知道此女会不会真的是大家族的人,以后会不会报仇。”宫长羽担心起来,好在他没有报自己的名字,要找也是找赵家。

“四儿都已经死了,她还敢报仇!老夫还想报仇呢,你说她是林家人?”赵坤气恼道。

“这个不一定,她也许是骗我们,也许是真的,不过她绝对不是普通人。”宫长羽觉得那时候若不试探,当她是林家人,他们也就不会想留下她。

宫长羽可不敢说这是他自己判断失误,造成赵青四和寒风的死。

“只要不是中州两大隐世家族,就没有我们赵家怕的人!”赵坤恶狠狠道,“老夫一定要此女血债血偿!”

“我说老头,你就听他乱说啊,我可不信你们三人是好心带那女子下山,只怕是对那漂亮女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,才会招来厄运吧。”风云菱听宫长羽说的借口,就想笑。

以凤姬的性格,绝对不会是主动招惹事情的人,何况杀人?必定是被逼到尽头,不得不反抗。

“说穿了,好色之徒,技不如人,就只有咎由自取,这种仇还是别报了,绝对报不成功,老天爷眼睛又不瞎。”风云菱双手抱胸的看着两人。

宫长羽有点尴尬,赵坤也知道风云菱说得没错,但死的是自己孙子,自然什么错都是别人的错。

“臭丫头,你闭嘴!”赵坤听得心烦,“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姑娘?”

“你都叫我闭嘴,我干嘛还告诉你,我又不是受虐狂。”说着风云菱一个转身就走向寒风的尸体,“吱吱,这里还有一个,怎么没家族的人来呢。”

赵坤和宫长羽不知道为何听了风云菱的话有点后背发凉,这女人不会真的是山中的狐狸精吧,有点诡异啊。

“他叫简寒风,中州简家人,不过资历平平,估计死了也没人理会。”赵坤鄙视一下尸体,说穿了,简寒风就是赵青四的一个小跟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